loading 请求处理中...

从处分行为与占有角度分析盗窃罪和诈骗罪的区别

2012-12-07 | 3455 次浏览 | 作者: 罗君燕 | 来源: 未知

    一、盗窃罪与诈骗罪的界限研究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犯罪的方法与手段样式也在层出不穷,出现了很多新型盗窃犯罪。其主要表现在盗窃犯罪的手段上也呈现出多样性,例如有的犯罪分子在盗窃过程中,采用某种欺骗手段作掩护,而这种欺骗手段却又与诈骗罪的犯罪手段有许多相似之处,这时就会给我们司法实践带来认定混淆,影响到我们对案件的准确定罪处罚。那么,区分盗窃罪与诈骗罪的最关键点,也可以说两罪的界限点是什么呢?通过对比两种罪的犯罪构成,可以看出,划定诈骗罪与盗窃罪的界限是是否存在“处分行为”。因此,正确理解和认定“处分行为”,是区分诈骗罪与盗窃罪的关键。

    首先,诈骗罪的受骗人的处分行为。必须是基于认识错误,而该认识错误的产生或维持是由于行为人的欺骗行为。处分行为意味着将财产转移给行为人或第三者占有,即由行为人或第三者事实上支配财产。至于受骗人是否已经转移给行为人或第三者占有,一方面.要根据社会一般观念判断,即在当时的情况下,社会的一般观念是否认为受骗人已经将财产转移给行为人或第三者进行事实上的支配或控制;另一方面,受骗人是否具有将财产转移给行为人或第三者支配或控制的意思。笔者曾办过这样一个案子:王某与张某同在一网吧上网,王某对张某声称自己手机没电了,现在有急事需打个电话,想借张某的电话用一下,自己可以付电话费。于是张某就将电话借与王某,壬某边打电话边装做信号不好而离开座位向门外走.趁张某不注意时,王某趁机逃走。这种行为就不能认定为诈骗罪,只能认定为盗窃罪。因为张某虽然受骗了,但他并没有因此而产生将手机转移给王某支配与控制的处分意思与处分行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即使张某将手机借给王某,根据社会的一般观念,张某仍然支配和控制着手机,即王某并没有占有手机。王某后来取得手机的支配与控制完全是由于后来的盗窃行为所致。如果说王某的行为成立诈骗罪,则意味着王某接到手机时便成立诈骗罪既遂;即使王某打完电话后将手机还给张某,也仍然属于诈骗既遂后的返还行为,这恐怕难以被人们接受。

    其次,处分行为并不要求受骗人将财物的所有权处分给行为人,所以不要求受骗人具有转移所有权的意思。诈骗犯罪构成中所说的“处分行为”并不仅限于处分财物所有权的情况,在财产关系日益复杂的情况下,财产的单独占有者乃至占有辅助者,都可能处分财产…。例如,甲没有返还的意思,却隐瞒真相向乙借用轿车,乙将轿车交付给甲后,甲开车潜逃。在此案例中,乙只有转移占有的意思,但甲的行为仍然成立诈骗罪。再如,丙将自己的财物委托给乙保管,期间,丙给乙打电话,声称第二天派丁取回自己的财产。偷听了电话的甲第二天前往乙处,声称自己是丙派去的丁,乙将自己占有而归丙所有的财物交给甲。处分财产的乙并不享有所有权。只是事实上占有了财产,但这并不影响甲的行为成立诈骗罪。所以,即使不是财产的所有人,也完全可能因为认识错误等原因而处分财产。

    再次,在受骗人与被害人为同一入的情况下,受骗人只能处分自己占有的财产,而不可能处分自己没有占有的财产。在受骗人与被害人为同一人的情况下,受骗人是否对该财产享有所有权,不影响诈骗罪的成立。例如,乙进入地铁车厢后,发现自己的座位边上有一个钱包,于是闯身边的甲:“这是您的钱包吗?”尽管不是甲的钱包,但甲却说:“是的,谢谢!”于是乙将钱包递给甲。由于乙没有占有钱包的行为与意思,所以他也不可能处分该钱包,故甲的行为不成立诈骗罪,只能视钱包的性质认定为侵占罪或盗窃罪。

    综上,诈骗罪与盗窃罪的关键区别就在于:受骗人是否基于认识错误处分财产。如果受骗人虽然产生了认识错误,但并未因此而处分财产的,行为人的行为不成立诈骗罪;受骗人虽然产生了认识错误,但倘若不具有处分财产的权限或地位的,其帮助转移财产的行为不属于诈骗罪中的处分行为,行为人的行为也不成立诈骗罪。所以,处分行为的有无,划定了诈骗罪与盗窃界限。

    二、盗窃罪与侵占罪的界限研究

    盗窃罪的本质特征,是违反被害人的意志,使用和平的方式,将他人占有的财物转移为自己或者第三者占有。而侵占罪的基本特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0条规定,可分为两种情形:一种是在事先合法占有情况下,拒不退还的;另一种是对遗忘物和埋藏物两种物品非法占有的情况下,拒不交出的。因此,盗窃罪与侵占罪的区别,在于判断作为犯罪对象的财物是否已经脱离了占有以及该财物由谁占有"1。对自己事实上已经占有的财物只能成立侵占罪或者其他犯罪。而不可能构成盗窃罪,但是,行为人对其在法律意义上已经占有的财物而事实上该财物仍由他人占有时,仍然可以成立盗窃罪。例如,甲持有某物的提单,此时甲从法律意义上说已经占有了提单所记载的货物,但当该货物事实上仍由他人保管占有时,如甲采用秘密手段窃取该货物,仍然成立盗窃罪。侵占罪的侵占对象则不仅包括自己事实上占有的财物,也包括自己法律上占有的财物。

    (一)对财物占有的一般界定

    1.占有是指事实上的支配,不仅包括物理支配范围内的支配,而且包括社会观念上可以推知财物支配人的状态.只要是在他人的事实支配领域内的财物,即使他人并没有持有或看管,也属于他人占有。例如,他人住宅内、单位内的财物,即使他人完全忘记其存在,也属于他人占有的物。再如,我们常见的公共场所设立的捐款箱中所捐的款项,便属于设立捐款箱人占有的财物,行为人取走这些财物,成立盗窃罪而非侵占罪。2.虽然处于他人事实支配领域之外,但根据社会一般观念可以推知由他人实际支配的状态时,也属于他人占有的财物。例如,挂在他人窗下、门前的财物或在他人院内停放的自行车、摩托车等物,都由他人占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获取这些财物的,应认定为盗窃罪而非侵占罪。3.原财物占有者丧失了占有,但该财物又转移为其他人占有时。也应认定为他人占有的财物。例如某甲到其朋友乙家拜访做客。走时将自己的手机遗忘于乙家中,虽然相对于甲而言,该财物属于遗忘物,但是相对于乙来说,在甲将手机遗忘于其家中时就成为其占有的财物,此时,若行为人从乙家中将该手机窃走,则行为人构成盗窃罪。4.在判断财物由谁占有、是否属于遗忘物时,不仅要看行为人主观上对该物具有何种的支配意识,也要通过具体考察财物的形状、体积、价值等得出合理的结论。例如,一辆轿车,一般来说,无论停放在何处、也不论行为人是否忘记上锁,都不能认定为遗忘物,一般应认定为他人占有的财物。

    (二)财物占有判断的几个疑难问题

    1.第三人短暂持有的情形是否应认定为占有?在现实中经常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就是第三人在财物所有人允许或默认情况下短暂地持有该财物,那么该第三人的持有是否属于本文所说的占有呢?例如:商场的售货员应顾客的请求将衣服交给顾客试穿,那么顾客在接到衣服时是否能认定为已经占有了该衣服呢?显然这时顾客的持有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占有.因为该衣服仍处于店主或营业员的支配下而非顾客的支配中,比如商家此时仍然可以对顾客提出谨慎的要求就体现出了商家对该物的支配关系。因此,如果此时该顾客趁营业员不注意而偷偷将该衣服窃取走。则应认定为盗窃罪而非侵占罪。

    2.当数人共同管理某种财物,而且存在上下主从关系时,下位者是否也同时占有该财物?例如:店主与营业员共同管理某商店内的财物。那么该营业员是否占有该商店内的财物呢?应当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根据社会一般观念,此时的占有应属于店主(上位者)而非店员(下位者),即使下位者事实上握有财物或者事实上支配财物,也只不过是单纯的看管或者占有辅助者。因此,下位者基于不法目的取走财物的,成立盗窃罪。但是,对于该种情况下下位者的占有不能一概而论,而应当根据事实情况综合考量,如果上位者基于对下位者的信赖关系,而将财物的处分权授予下位者时,就应该承认下位者的占有,此时下位者任意处分财物的,就应该成立侵占罪而非盗窃罪了。

    3.行为人受他人委托占有某种封缄的包装物时,是否同时占有封缄物的内容?例如:甲将一手提箱(内装有金条十根)上锁后交与乙保管,乙是否占有其中的金条?笔者认为,乙并不当然地占有箱内的金条。理由是:在上述案例中,保管关系形成后,并不意味着保管人就享有完全的支配权,除了处分权不能行使外,财物的所有人也通过默示(上锁的方式)的方法来限定保管人对物的支配权限,以便更好地保护自己的财产或者隐私”。保管人能支配整个箱子但不意味着保管人就能支配箱子里的财物。如果乙强行撬开箱子取走金条,那么乙显然是超越了保管的权限,乙取得箱子里的财物的占有就成为一种非法的占有,这时乙应构成盗窃罪而非侵占罪。而且,该类案件定性为盗窃罪也是符合立法本意的,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3条的规定也支持了该类观点。

    因此,当对某一行为是构成侵占罪还是盗窃罪难以从客观行为明确区分时,首先应从占有的一般界定上确认该财物的占有的性质,即属事实上的占有还是法律上的占有,如果是事实上的占有.那么,“行为人不可能盗窃自己事实上占有的财物”,该行为只可能构成侵占罪;如果是法律上的占有,则要根据占有的相关规定具体分析该财物由谁占有以及该财物是否脱离占有来区分某一行为是构成侵占罪还是盗窃罪。

    综上所述,区分盗窃罪、诈骗罪与侵占罪,首先应研究行为人与财物之间的关系,如果行为人在没有使用非法手段的情况下,已经合法地占有该物,则有可能构成侵占罪,否则应排除侵占罪的可能。其次。再根据行为人是否做出处分行为,来区分行为人构成的是诈骗罪还是盗窃罪。在区分这几种罪行的时候应注意把握其客观行为的本质特征,并综合考虑一些特殊的情况,以期正确地认定犯罪性质、惩罚犯罪。

参考文献:

[1]苏惠渔.刑法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2]陈兴良.刑法全书[M].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7.

[3]张洪波.脱离物的善意取得[J].河北法学,2008,(12).

[4]高西江.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修订与适用[M].中国方正出版社,1997.


相关服务

  • 学术报告PPT设计与完善,学

    学术报告PPT设计与完善,学术

    ¥200.00元/项
  • 董老师(有71892部队医院培

    董老师自我评价:1.个性开朗乐

    ¥150.00元/千字
  • 职业生涯规划

    职业(Career)一词,不同于工作(Jo

    ¥200.00元/千字
  • 各种专业英文文献翻译

    本人工科研究生毕业,已翻译过

    ¥50.00元/千字
  • 吧台式餐桌设计 家具设计

    餐桌是一个家庭必不可少的一

    ¥150.00元/份
免费开办
工作室指导